源赬

流水不腐,戶樞不蠹。

【SephiRuf】 Sans Merci -序章

Rufus單箭頭,之後還沒想好。

沒錯,說耕田我就來耕田了!第一次耕,可能不太好吃,希望有人能吃到這份安利的(沒有

私設有,捏造有。

 

 

薩菲羅斯和魯法斯幾乎能算是同齡人,只是前者在其先出生的兩年中,就已靠那驚人的才能成了神羅的薩菲羅斯、神羅的傑作。這讓即便是總裁兒子的魯法斯,也不得不在這位英雄的光輝中沐浴長大。

 

「今天的故事還是同一個人嗎?」

「是啊,我的孩子,難道還有誰的故事能比得上薩菲羅斯一般熱烈還有趣嗎。」

「不。...沒有了。」

 

起初也包含著尋常的童話,但似乎突然一天,全部替換成了這些,這些入夢前的積澱,就算之後再也沒有可能聽到父輩在其床邊的講述,稍稍動動腦子也能想到,他會是個好的故事素材,正如同所有的英雄一樣,帶著王爾德式的震撼與美感。是否也會落得個光輝燦爛的結局?

 

是降臨的聖子也不一定。魯法斯看著他有感而發。

 

那是對於魯法斯來說難得的機會,得以與薩菲羅斯會面。但實際上在這些年歲裡,他並沒有付以太多的注意在年輕的英雄之上。神羅的職員各司其職已是常態。即使魯法斯還算不上是正式員工,他骨子裡也是個神羅人。所以當他恰巧在休息室一角碰見穿著訓練服,坐在而稍作歇息的薩菲羅斯時,不免震驚于他的改變。魯法斯是不常讓自己的情感變得可觀測的,於是這震驚化作是沉默,不如說是他選擇了沉默,在自動售賣機前躊躇半天,終是選擇了自己掃了眼看到的罐裝咖啡,且假裝隨意的找了個挨著這房間內僅有的他人的位置。

 

薩菲羅斯顯然不在意這個新來的,但是17歲的他不習慣與他人獨處一室,更沒有相應的經驗。他的銀色長髮因劇烈的運動而高高豎起,渾身的肌肉線條在貼身衣物的遮蓋下倒顯得更加幹練。身體素質使然,他非但未曾喘息、面色緋紅,反而是不能再鎮靜了,冷到魯法斯偷偷地在心裡打了個寒顫,生怕這年輕有為的健將會因此而嫌棄他膽小懦弱。他還是收回了視線,但很快又後悔了。薩菲羅斯被這像是小動物般警惕的行為愉悅到了,之前他就從寶條那裡聽說過這個未來的小社長,現今碰見,也只是印證了想法——還是個孩子罷了。

 

隨即他起身,整理了下身上因坐姿而積起的皺褶,在快要跨出房門之際,仿佛是想通了什麼,出於禮貌,回頭朝那尚坐在那裡捧著咖啡一動不動的魯法斯微笑著道別。

 

「再見了。」

「嗯…!再見了。」

 

還沉浸在自我世界中的魯法斯在習慣中接應了來自對方的道別。在敬畏的人面前,他總是很拘謹,而又講禮節的,再加上剛剛頭腦放空,自然是沒瞥見薩菲羅斯那難能可貴的微笑、這稀有而美妙的光景。但很快他反應了過來。他端起手中扯開卻沒能臨幸一口的飲品,心裡想著剛剛離去的,往嘴裡灌了一通。呸,好苦。這小屁孩被嗆得齜牙咧嘴,趕忙拎起瓶子仔細端詳他買的究竟是什麼。


 
上一篇
评论(4)
热度(16)
©源赬 | Powered by LOFTER